基于朝鲜将军的改版 思密达傻龙牧分享

广东平特一肖再战江湖

2018-01-31

基于朝鲜将军的改版 思密达傻龙牧分享

为了销赃,两人又连忙坐飞机飞回老家桂林。

基于朝鲜将军的改版 思密达傻龙牧分享

基于朝鲜将军的改版思密达傻龙牧分享2016-9-2610:55:17作者:最后的毁灭者来源:前言  大家好,我是最后的毁灭者。  因为最近沉迷于游戏王的手游,所以很少使用炉石的账号,俨然成为任务党一枚,而游戏王删档在即,因此毅然决然重回炉石。  早在月初本人就已经拿到了五级的低保,既然最近一段日子选择好好回归一下,所以就拿出点该有的样子,但是没想到这一时间变成了萨满传说,遍地的萨满让我一时间难以适应,于是决心以暴制暴,掏出鄙人最不喜欢的萨隆(看过我文章的人都知道,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使用萨隆的),和这些人一起毒瘤对刚。

  最近偶有性质看到了斗鱼金将军涛妹的萨隆牧,发现他不愧是来自朝鲜的逐步,打的真心很好,令人赏心悦目,最高是打到了天梯传说14。

  接着不少主播也纷纷效仿,并且在其中融入了自己的思路,比较有代表的就是衣锦夜行,他在卡组里融入了很多后期元素,比如麦迪文和精神控制,让这套卡组更具有冲击性和节目效果,可谓各有千秋。  于是在金将军的萨隆牧思密达的启示下,我也心血来潮的组了一套类似的思密达牧师决定冲一波天梯。  每个人适合的卡组不一样,所以我对金将军的卡组进行了一下微调,让卡组更适合自己,没想到对天梯的抗性居然不错,最后打到一级,但是渡劫三次全部以失败告终,接着就自暴自弃了。后来才知道,涛妹渡劫的时候并不是使用这套牧师,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不过总的来说,在这个毒瘤卡组横行的时代,使用一套并不太强力的牧师恶心一下对手,不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嘛。

卡组核心与介绍  我这套改版的思密达萨隆牧与涛妹的前期全是法术的思路不同,个人还是保留了负伤剑圣+复活的体系,原本最开始的卡组在修改过程中也添加了玛瑙教主,但是后来发现是在特别卡手,于是就此作罢,主要也是为了应对牧师前期可能空场的尴尬以及抓不到末日无法过度前期的悲惨时光。

金将军涛妹的原版傻龙脏牧  因为个人不是很喜欢纯偷窃的牧师,虽然1费的心灵视界可以很好的配合宴会牧师,进行治疗,但是对于我这种脸黑的人来说,心灵视界有时候给我带来很多无奈。

  负伤剑圣+复活的组合主要是应对前期和内战,在某些场合下也可以进行前期的伪装,所以这套卡组被称为伪装牧或者混合牧也是可以的。

  加入了复活手段使得前期有了更好的应对性,卡组本身也变得比较灵活。

在卡组的初期构成时还加入过奥术巨人,结果效果令人大失所望,很多时候都会让自己卡手致死,苦不堪言。

  思密达将军萨隆牧主要思路是依靠前期的解场法术和随从,中期依靠宴会牧师拼命苟活,思维窃取偷牌并控制场面,后期依靠萨隆再次清场+过牌打败对手的一套神奇的卡组。

单从卡组构成上很难看出这套卡组的强大,就如同当时我们错估的宴会牧师一样,这套牌组主要手顺的情况下是很恶心的一套卡组,让人想起了当年的脏牧。

尤其是依靠宴会牧师苟活到后期,使用萨隆翻盘,让对手感觉到异常的绝望。

起手留牌与对战各职业心得  1、在这个起手成败知一半的版本里,起手留牌和祈祷换牌是最重要的事情。

末日预言者起手就在手里是最完美的一件事情。

另外在后手的情况下负伤剑圣也是必留的,如果可以在抓到或者换到复活就是非常完美的开局。

当手牌中没有这两张卡片的时候,尽量考虑手牌全换,只保留低费可以使用的类如痛这样的卡片。

在对抗萨满、术士的情况下,如果起手有炎术士可以考虑保留。  2、目前天梯分布较多的职业,还是以萨满、战士、德鲁伊为主,在对战这几个职业时,主要以控场为主,尽量做到可以解干净场面(萨满不可能完全解干净,但是要做到解掉必要卡片,不如火舌图腾和抽水马桶),炎术士是对战萨满最重要的神器,但是要经过准确计算。  3、这套卡组基本只要能抗住对手前期的一番狂轰滥炸就可以,中期依靠宴会牧师将血量尽量保持在安全的范围,最后就是要祈祷自己的傻龙给力一些就好。  4、卡组的操作手段很简单,但是重要的是要计算每一回合对手可能出现的卡和可能出现后自己的场面和血量情况,然后权衡利弊再使用手中可以使用的卡片,使用牧师这种职业想恶心人,首先要恶心一下自己,让自己的脑筋动起来。卡组再调整建议  1、奥术巨人  就像前文说的那样,奥术巨人理论上很适合这套牧师卡组,因为有大量的法术,但是却可能有前期卡手的经历,因此为了确保卡组的稳定性,不建议使用。  2、禁忌畸变  这是很灵活的一张卡片,可以考虑携带一张,因为本人没抽到这张卡片,又懒得制作,所以就没有添加这张卡片。结束语  目前正处于卡拉赞版本的中期,卡组也基本趋于稳定,相信下一个月,天梯的环境应该是以打脸套牌为主的速攻环境。更快的速度,更多的毒瘤,也许那时候这套牌会很难存活,但是只要有想法,有信念,就没有什么不可以。  我是最后的毁灭者,我们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