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是魂”的影像记录
——纪录电影《砥砺》创作札记
李近朱

广东平特一肖再战江湖

2017-12-04

“延安是魂”的影像记录
——纪录电影《砥砺》创作札记
李近朱

之后,微软遭到中国相关部门的反垄断调查。

“延安是魂”的影像记录<br>——纪录电影《砥砺》创作札记<br>李近朱

延安是党和人民军队砥砺前行的旗帜,是中国革命与建设时代的精神与魂魄。

周年,中央新影集团筹拍了纪录电影《砥砺中共中央在延安年》。作为本片艺术顾问,我参与了全程创作。这不啻为又一次政治上的和艺术上的实践与历练。

现以创作札记形式,记录下我们的一些认知与感悟。

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到中共中央进驻延安,前年是我们党和军队历尽艰辛曲折前行不辍的风雨征途;后年是我们党和军队在广大人民群众的持助拥戴下,走向革命胜利和建立人民政权的辉煌历程。

中共中央在延安的年,正是向着胜利征程砥砺前行的难忘岁月。

于是,用影像记录延安这个圣地,是一个重大的革命历史题材。

创作之始,须在学习中认知与领悟,在认知与领悟的基础上,提炼出这部影像记录的主旨。

年史程有了初步了解。

但了解并不等于理解。

在篇幅不长的一部纪录影片中,如何聚焦到延安最本质的价值,如何理解延安最重要的贡献?这不是面面俱到罗列历史的流水账,也不是表层去解读延安的历史史实,而是要去思考延安是魂,这个魂究竟是什么?个字,但有处提到了人民。

年之经历与经验,才在年春在延安讲出来的;在延安,年的一个秋日,在为一位普通战士张思德举办的追悼会上,毛泽东深刻叙说了和鲜明讲到了为人民服务,并向全党全军发出了这一伟大召唤。

年,以至由此上溯年,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砥砺前行的最坚实基础,就是人民。

人民至上便成为这部关于延安的纪录电影的一个贯穿主旨和重要主题。

年万里长征在延安落脚,正是党和军队与陕北人民的大汇合;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和抗日持久战,是为民族兴亡、人民生存而进行一场伟大的神圣之战;延安成立的边区政府,法治廉政,公平民主,是人民政权正式建立之前的一个重要实践;而加强党的自身建设,自力更生,实事求是,整顿党的作风,保证了抗日战争和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则皆是以为人民谋幸福为己任。

年,陕北有了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有了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的坚强壁垒,有了南泥湾的陕北好江南的丽色,有了文艺工作者到人民群众中去的火热局面,有了从延安到西柏坡直到天安门的人民政权的建立。

年的风云历史,去揭示延安年凝聚而就的伟大精神与魂魄,才会看到延安是魂存留后世,是何等宝贵的精神财富。

年这个纪录电影的选题,首先扑入心扉的,就是这样几句话。

这就是说,我们感性的对于革命圣地延安的认识,就是充满了泥土气息,就是浸透着充沛情感。

这情感首先是民族情感,亦即这片黄土地千百年来养就的乡土乡情,以及容纳其间的坚韧正直火热的性格。

其次,则是在革命风云变幻中中共中央在延安年所练就的崇高坚定勇进的革命情怀。

难怪从延安走出去的革命青年,多年以后,还会讴歌出满蕴如此深切情感的诗句几回回梦里回延安,双手搂定宝塔山!度春秋中,便有了别样的引人瞩目的风采。

这就是将人民的情感以及对人民的情感融化在革命大情怀之中,使延安的革命途程和精神魂魄,有了接地气的贴近感,有了脚踏实地的坚实感,这情感也是历史的真实。

年的起始。

应当说,这部纪录电影的具有历史意义的起笔和叙说,就是从陕北人民与革命的深厚的情愫开始的。

年这一特殊历史时期所产生的特殊情感的一个彰显。

年中的革命情感,其本质就是人民之上。

在《砥砺》纪录电影中,我们还描述了党中央和人民军队在最后离开延安的时刻,以深厚的情感抒发方式揭示出了延安的精神与魂魄:心怀天下,不忘初心面对黄河,毛泽东沉默片刻,缓缓说到,这里最值得怀念的,其实就是两个字:人民。

他们,才是我们所有奋斗的核心!年岁月里,那种血浓于水的情感力量,实质上是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一个动力。

这个情感的本质就是毛泽东所说的,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历史发展的动力。

年,在抗日艰苦岁月中诞生的电影团,经历了延安年中的度春秋。

他们简陋的摄影机所拍摄下的黑白影片和照片,纪录了延安时代珍贵的历史场景,留下了我党我军以及老一辈革命领袖的生动真实的影像。

后的年轻人的新创作与年前老一辈留下的老影像,形成了同脉的两代电影人共同为延安作了影像的纪录。

年的辉煌历程。

这就体现出了这部纪录电影的本质,即真实的纪录。

因为,这里有历史真实的见证,那就是年前我们老一辈电影工作者在烽火年代所拍摄下来的历史镜头。

年后的后年青一代电影人,又以新时代的新技巧新技术,将这些具有非凡历史意义和价值的遗址,以及已经到了耄耋之年的历史见证人,再次摄入镜头。

年后的新影像与年前的老影像,形成《砥砺》这部纪录电影的有传承有传续的纪录影像主体。

年这个重要的重大的主题以及主题所揭示的人民至上题旨,而且在艺术上这个双重语境又强化了历史的真实性和现实的启迪感。